• 周六. 1月 29th, 2022

上帝之手马拉多纳(三十七):吸毒遭逮捕,患难见真情

adminqw17

1月 3, 2022

  

  意大利的政客们从未摆脱腐败的指控。

  作为那不勒斯,的一名律师,西尼斯卡尔斯奇一直认为克莫拉是那不勒斯严重腐败的症状和根源西尼斯卡尔斯奇从未相信任何关于马拉多纳积极参与克莫拉活动的证据,尽管西尼斯卡尔斯奇也承认马拉多纳很可能被黑社会团伙及其走狗通过疏忽而利用。

  最终,西尼斯卡尔斯奇认为,马拉多纳案与毒品无关,但围绕马拉多纳的事件与那不勒斯权力斗争有关。

  因此,在西尼斯卡尔斯奇,的法律文件中,马拉多纳可能太愿意提及针对他的阴谋而不加掩饰。在一份声明中,马拉多纳指责道:“有些人想报复我,因为有些人认为我没有赢得本该赢的比赛。”此外,马拉多纳还提到,一些足球利益集团“可能要为这次报复负责”。

  

  那不勒斯地下非法赌博活动猖獗。

  与当时广泛猜测的相反,马拉多纳并没有提及他对意大利黑市赌博活动的不合作态度,这些活动被克莫拉马拉多纳牢牢控制,他坚称自己从未故意输掉或赢得预定的比赛,事实上也没有证据证明马拉多纳本人是错的。相反,克莫拉似乎从一开始就承认马拉多纳在足球场上的表现如此突出,所以如果马拉多纳提前参加决定比赛的活动,他在球场上的表现观众一眼就能看出来。

  据信,马拉多纳本不应该赢得的比赛包括马拉多纳在强大的反对派势力影响下,以顽强的意志赢得的几场比赛。这些比赛包括1990年世界杯阿根廷队战胜意大利。

  然而,那不勒斯人真正的愤怒和不满,是马拉多纳输掉或没有参加的那几场比赛。在克莫拉和那不勒斯,的疯狂粉丝看来,这恰恰证明,如果不是阴谋,至少会进行联合行动,让曾经担任那不勒斯,国王的马拉多纳,屈服。这是有道理的。

  

  据说在1990年阿根廷和意大利,的世界杯比赛之前,克莫拉要求马拉多纳带领球队故意输给意大利,但他没有这样做。

  在意大利的司法系统中,简单的指控可以公开,无论它们是否被证明,而不用担心犯下诽谤。在意大利,没有正式指控的个人案件上法庭往往需要很长时间。电话录音、违背诺言的指控和普利塞的声明表明,意大利正在对马拉多纳进行大规模的集体攻击

  当普利塞提出他的声明时,马拉多纳已经下定决心,除了离开意大利,他别无选择。因此,马拉多纳命令他的新经理马科斯弗兰基,尽一切可能与那不勒斯解除合同

  弗兰基回忆道:“在我逗留意大利,的最后几周,我全身心地投入到研究如何帮助迭戈打破与那不勒斯”的合同中。因此,弗兰基现在的角色与他的前任希特兹皮雷在巴塞罗那的角色完全一样。”

  v>自吸毒问题曝光以来,弗兰基就全天候陪同马拉多纳

  

  此时,那不勒斯队已经不准备为马拉多纳提供过去曾经提供过的保护。1991年3月17日,那不勒斯俱乐部的医生放弃了过去对马拉多纳的宽松做法,在主场对巴里队进行比赛之后任意地对马拉多纳进行了两次药物检査。

  第一次药物检查是由那不勒斯队的队医阿尔坎杰洛-佩佩一个人单独进行的。第二次检査由那不勒斯俱乐部从外面请来的两名医生进行。而马拉多纳同意这两名医生对他进行检査。两次检查结果都呈阳性,马拉多纳的尿中含有可卡因。不过检查结果也表明,这些可卡因的含量很低,这很可能是马拉多纳几天前的夜晚吸入毒品的残留部分,但是就是这点毒品的残留物也足以能够让意大利足球当局立即下令马拉多纳停赛,并且对他提出起诉。

  此后不久,马拉多纳宣布:“作为一名运动员,我要再次说明,我从来没有背叛过对球队的忠诚和正确的竞赛活动原则,在我所参加的足球比赛中,我付出了我的精力和情感。”

  

  仅仅一年前,马拉多纳还能保持世界顶级球员的状态

  尽管西尼斯卡尔斯奇为马拉多纳所进行的辩护确实煞费了一番苦心,但是事实证明,西尼斯卡尔斯奇的辩护没有什么说服力,从本质上来讲,这位律师认为,作为运动员,他的雇主应当受到免罪的处理,因为他服用可卡因只是为了自己快活,而不是为了增强在足球比赛中的表现。

  马拉多纳等了六年的时间才公开承认在意大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马拉多纳在与阿根廷《人民》杂志的记者谈话时说:“在那不勒斯,毒品到处都有,他们通常把毒品放在盘子里送给我。”马拉多纳同时还宣称,他希望通不过毒品检査,以便人们能够帮助他摆脱长期养成的吸毒成瘾的恶习。

  1990年4月1日夜间,马拉多纳最后一次摆脱了总是围绕着他在那不勒斯住宅的警戒,在弗兰基的陪同下,两眼垂泪,疲惫不堪地登上一架飞机,飞回阿根廷。

  

  作为世界足坛的禁毒大使,马拉多纳的下场略显讽刺

  第二天,那不勒斯队的一些队友和那不勒斯队的球迷默默地聚集在圣保罗体育场上。他们的感情是既愤怒又沮丧,好像是参加一次葬礼,与马拉多纳六年前来到那不勒斯时迎接他的那种自发的欢乐场面形成了鲜明的反差。正如意大利人所说,马拉多纳已经“从明星降到了普通球员”。

  对马拉多纳来说,恶梦远远没有结束。四周之后,阿根廷警察袭击了一所公寓。这所公寓是马拉多纳借给他的兼职司机和朋友埃尔-索尔达尼托的。正是马拉多纳把索尔达尼托从父亲奇托罗家乡小镇上带出来摆脱了贫穷。

  警察发现马拉多纳在和几个女朋友经过一天的狂饮和服用毒品之后,倒在了索尔达尼托的床上。在这位平卧的足球明星的旁边放着几克可卡因。

  一位警察摇了摇马拉多纳,当他醒来时,这位运动员眼睛模模糊糊,脸上胡子未刮,拼命想知道他在什么地方。马拉多纳被问道:“克劳迪亚在哪?”他努力想了想他的妻子,但是很难有时间和地点的感觉。马拉多纳嘴里喃喃地说道:“不是,不是,克劳迪亚在家里,这不是我的家。”

  

  马拉多纳在布宜诺斯艾利斯遭到逮捕

  自从从意大利归来之后,克劳迪亚和弗兰基一直考虑让马拉多纳得到专业人员的帮助,但是,他们也没有能金龙国际力来控制各种事件的不断发生。马拉多纳越来越失去控制,深深地陷人了毒品引诱的黑洞中去了,这种情况使他很少获得新的朋友。

  当时,警察向记者们泄露了情况,这些记者迅速地赶到了索尔达尼托的公寓。马拉多纳甚至指望不上他的老盟友梅内姆总统来解救他了。梅内姆总统本人由于经常爆发出使用武力的问题被新闻媒体团团围住,而且他的一位亲属也陷入了吸毒网之内。

  此刻梅内姆可能是太高兴了,他希望司法机关能够按照自己的意志对马拉多纳采取行动。尽管从来没有得到令人信服的反驳,但是在阿根廷,人们广泛的猜疑,梅内姆为了保护自己而把马拉多纳喂了一群恶狼。

  

  国家治理内忧外患,梅内姆也自身难保

  四月份的一个星期天的晚上,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冬天即将来临。此时,马拉多纳正面对着他的全家,这种情形过去从来没有发生过。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套公寓里,当然,这套公寓不是仅仅几个小时之前警察因为马拉多纳吸食毒品而逮捕他的公寓。

  这间公寓是自从意大利回来之后马拉多纳与他的妻子克劳迪亚和两个女儿一直居住的地方。现在马拉多纳部落的核心成员全都到了,好像是要举行一次几年纪念活动。除了克劳迪亚之外,还有马拉多纳的父母托塔和奇托罗,他的姐妹和两个弟弟,另外一位就是他的经理马科斯-弗兰基。

  马拉多纳的穿着很随便,脚下一双足球鞋,但是没有穿袜子,上身一件足球衫。这身打扮与平常星期天的打扮相同,每到星期天比赛之后,马拉多纳和亲朋好友在一起的时候就很放松。不过这次马拉多纳并不金龙国际轻松,他发现他本人不得不对付全家人的沉默,并且还有成为科学检查目标的一种羞辱感。

  

  马拉多纳回归家庭,开始艰难的戒毒治疗

  室内的气氛一直被某些通常不光临马拉多纳住宅的那些人的光临所左右。这两位陌生的客人都是能说会道的心理医生,检察官委派包括在这两名医生在内的一个医疗队来帮助马拉多纳摆脱他已经陷入的吸毒的黑洞。尽管马拉多纳不喜欢,但是他也没有其他选择,只有把他的自傲压下去。

  自从马拉多纳因为涉嫌掌握和消费可卡因而被捕以来,他一直处于保释期,等待进一步的调査。按照阿根廷的法律规定,如果不接受戒毒治疗,另外一个选择办法就是进监狱。

  自从记事以来,马拉多纳在家中一直享有特殊的地位。他是马拉多纳家的第一个儿子,母亲娇惯他、父亲一直鼓励他,弟弟和姐妹尊敬他,马拉多纳已经成为家庭的救星,使马拉多纳家族的成员摆脱了贫穷,并且依仗着马拉多纳的声誉和成功获得了地位。

  

  从1991年起,马拉多纳的戒毒计划进行了十多年金龙国际

  但是,在四月份的这个夜晚,马拉多纳一家坐在那里并不是作为祈祷者,而是作为旁观者,要亲眼观看一场他们不能够完全屈从的悲剧。在马拉多纳的一家人的眼中,似乎更多的是怜悯和幻灭而不是奉承和迎合。

  至于在场的心理学家,他们脸上的紧张表情使马拉多纳几乎毫不怀疑,在这个房间里,在这个时刻,他既不是明星也不是英雄,而是一个病人。究其本能,马拉多纳真想让这些心理医生住嘴,滚出去。

  医务人员在马拉多纳的足球职业生涯中一直伴随着他,但是马拉多纳只相信那些不在正统主流医学之外的人。在场的这些心理医生来自非常有名的研究机构。在这些研究机构中,足球从来没有上过教科书。因此,他们根本不在乎马拉多纳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足球运动员,还是一个鱼贩子。

  马拉多纳吸毒的问题很严重,需要予以治疗,在这些心理医生们看来,任何人都没有特权,也不可以受到赦免,因为在他们认为吸毒成瘾的人全都一样。这些心理医生第一次和马拉多纳见面时,马拉多纳眼中的表情就使主要的心理学家鲁文-纳韦多博士毫不怀疑这位运动员对于把自己交给别人来处置有根深蒂固的逆反情绪。

  

  对于戒毒人员来说,回归家庭是最重要的心理治疗手段

  纳韦多博士说:“看来好像是他要告诉我们,我不相信神经科医生,我也不相信这种疗法。因此,我第一次问话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的感觉如何,而他却说:‘我就是不相信这种治疗办法。’所以我说,那么让我们谈谈吧,我们就这样开始了给马拉多纳治病。”

  马拉多纳的职业足球生涯已经达到了熬人的中止阶段,而那些主管马拉多纳事物的人已经意识到,如果不给马拉多纳在医疗方面给予帮助,他的前途将是一片灰暗。

  马拉多纳的经理弗兰基到现在为止仍然不太了解马拉多纳吸食毒品的真实历史。马拉多纳对弗兰基说,他服用可卡因才几个月。但是弗兰基和马拉多纳家族的其他人,特别是克劳迪亚感到不安的是,他们心目中最令人沮丧的现实是,马拉多纳似乎已经看不到他来自何方和将要到什么地方去。

  马拉多纳似乎已经失去了所有动机感。马拉多纳穿着足球短裤和T恤衫时仍然富有一种挑战精神。但是,现在的马拉多纳体重增加,他的心理全都是在另一个地方,作为运动员来说,他很可能没人要。

  

  当马拉多纳重返赛场时,他的身体已经严重发福

  在意大利检查出服用可卡因,回到布宜诺斯艾利斯又被捕之后,马拉多纳在足球市场上已经不是抢手货,市场前景相当黯淡。日本的一些公司听到马拉多纳服用毒品之后,首先开始撤销赞助合同。

  因此,由神经科医生们拟定的“比赛计划”开始执行了。这些“比赛计划”的某些方面过去一些时候曾经被采用过。在马拉多纳的生涯当中,这种低潮状态屡屡可见,但是没有像这次这么严重。

  “戒毒疗法”要实行严格的饮食限制,食品主要是新鲜的水果和蔬菜,要大量的喝水,严格禁止酗酒。戒毒疗法还要求马拉多纳每天到附近的体育馆进行锻炼,然后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帕莱尔莫公园缓步行进。其他的治疗措施使马拉多纳要强制实行过去所不愿意或者不熟悉的自我否定。

  弗兰基和心理医生们与马拉多纳的父母进行了商讨,决定了马拉多纳能够见谁和不能够见谁。他们商定,一些对马拉多纳会产生坏影响的人暂时要被赶出马拉多纳生活圈子之外,并且不许接近马拉多纳。

  

  马拉多纳最需要远离的就是“毒蛇”科波拉

  这些人中,首屈一指的人物就是吉列尔莫-科波拉。医生们和弗兰基毫不怀疑地认为,科波拉就是电影中的坏蛋式的人物,马拉多纳在他恢复身体的过程中无需见到这个坏蛋。他们还指责科波拉把马拉多纳拉进了那不勒斯狂热的夜生活当中,只是当马拉多纳与那不勒斯俱乐部的关系到达危机阶段时科波拉又抛弃了马拉多纳。

  科波拉认为,对他提出这样的指责是不公道的。他见到任何想听他说话的人都要表白,他与马拉多纳在意大利之时,正是马拉多纳足球事业获得最大成功的时期。科波拉认为,像马拉多纳一样,他本人也是妒嫉的权势阴谋的受害者。

  与马拉多纳接触的人中有他的第一位经理豪尔赫-希特兹皮雷和阿根廷国家队的两位前教练,卡洛斯-比拉尔多和塞萨尔-梅诺蒂。在这两位教练当中,梅诺蒂表现得特别崇高。自从离开巴塞罗那之后,梅诺蒂和马拉多纳的关系一直没有好过,他们在足球问题上不断地发生公开的冲突,有时他们都断绝了来往。

  

  虽然此前两人决裂,但梅诺蒂在马拉多纳危急时刻伸出了援手

  可是,梅诺蒂一听说马拉多纳被逮捕马上给马拉多纳打电话。梅诺蒂对他原来的门徒说:“哥儿们,我知道最近我们俩之间的关系不是太好,但是现在我要告诉你,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请说话。”

  马拉多纳本来永远不应该忘记这种慷慨的姿态。马拉多纳的第一任经理和他的两位教练员被允许与马拉多纳接触的理由在于,弗兰基、马拉多纳的父母和医生们都认为,这三个人在开发马拉多纳足球运动员才能方面起到过积极的作用,并且给马拉多纳制订了努力奋斗的目标,与此同时,还把马拉多纳当人来尊重。

  马拉多纳本人处境仍然很困难,精神疾病和偏执狂不停地缠绕着他,使他难以区分什么人是真正的朋友,什么人只是想利用他。但是,在马拉多纳要求见的人物之中有一位叫做阿德里安-多梅内克。

  

  马拉多纳的昔日朋友多梅内克(左二)如今是河床队教练

  在马拉多纳成名之前很久,他就和多梅内克建立起了友谊关系。正是和多梅内克在一起的时候,十几岁的马拉多纳度过了他人生当中某些最欢快的时刻。他们在阿根廷青年队踢球时都是没有经验的年轻运动员,晚上他们一起出去看电影,而且还带上他们各自的女朋友到当地的匹萨饼酒吧消遣。

  那时专门偷拍名人私生活的摄影记者也不追随他们,他们的身上也没有数百万美元的合同。后来当马拉多纳成为著名的运动员并且发了财之后,他曾提出自己出钱让在事业上不太成功的多梅内克到巴塞罗那举行婚礼和做蜜月旅行。多梅内克拒绝了马拉多纳的好心,多梅内克认为他的婚礼是应该由他本人承担的责任,他不希望欠马拉多纳任何东西,但友情除外。

  十年之后,多梅内克清早起来看到他的老朋友的照片登在报纸的头版的明显地位上,而且还从电视屏幕上看到了马拉多纳的形象。自从马拉多纳去了意大利之后,多梅内克很少看到马拉多纳,但是多梅内克一看到马拉多纳由于被指控掌握可卡因而被捕的场面时,深深地感到吃惊。

  

  马拉多纳与多梅内克曾经在阿根廷青年人并肩作战

  在随后的几周里,多梅内克想要冲破马拉多纳所表现出来的被监禁感,但是没有获得成功。多梅内克说:“马拉多纳是自己家中的一名囚犯,他不再能够像自己所希望的那样穿衣服,外出看电影,而我们年轻时就是这样做的。新闻界的人堵在马拉多纳公寓的门口,甚至他想去门口,大夫也不让他去。”

  多梅内克毫不保留地把他的时间给了马拉多纳。马拉多纳吃什么他就吃什么,与马拉多纳一道训练,并且帮助马拉多纳恢复自尊感。如果说在马拉多纳的生活当中有些“好小子”的话,那么多梅内克就是其中之一。

  另外一位帮助马拉多纳恢复身体的运动员就是塞尔吉奥-巴蒂斯塔。巴蒂斯塔过去曾经是马拉多纳的好伙伴,同时又是阿根廷队留着络腮胡须的中场主力。在阿根廷队时,巴蒂斯塔和巴尔达诺是马拉多纳的好朋友。巴尔达诺是阿根廷队的哲学家,一位左翼的知识分子。他永远在观察世界足球运动中的资本主义阴谋诡计。

  

  阿根廷国家队队友巴尔达诺也表示愿意帮助马拉多纳

  巴尔达诺在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大赛上第一次见到马拉多纳时就公开指责国际足联。当马拉多纳被阿根廷警方逮捕之后,巴尔达诺公开宣布这完全是一种阴谋活动,其目的在于转移人民群众对阿根廷政府种种问题的注意力,并且要摧毁这位足球天才。当然,巴尔达诺这样的声明几乎无助于马拉多纳恢复身体健康,因为在马拉多纳身上只有一件事永远不少,那就是偏执狂。

  巴蒂斯塔在帮助马拉多纳恢复健康的过程中发挥了比较积极的作用,巴蒂斯塔从一开始就自愿陪伴马拉多纳,但是不向公众宣扬。他与马拉多纳一道回忆他们比较美好的时光。

  当时,这两位足球运动员在绿茵场上获得成功但是却不耽误他们自得自乐。有一次,在一场重要的国际比赛之前,马拉多纳和巴蒂斯塔用摄像机拍摄了一幕开玩笑式的谈话过程。在这次谈话中,主要讨论了性问题,两人觉得非常开心。巴蒂斯塔提醒马拉多纳他曾经是阿根廷国家队的队长,是阿根廷队在世界杯大赛上成功地夺取冠军的灵魂,是全国的骄傲,是国际上不可匹敌的足球明星。

  

  巴蒂斯塔主动站出来帮助马拉多纳进行恢复性训练

  从本质上来看,马拉多纳是一种内省式的人物。和朋友在一起的时候,马拉多纳从来没有忘记他的根,经常向朋友们讲述他儿童时代的艰苦岁月,但是马拉多纳的这些回忆从来没有成为自我分析。他对于周围世界的看法很难一成不变。

  现在,在马拉多纳的足球生涯中,他第一次必须探索他自己的生活,以便帮助他自己和其他人了解他病症的本质。他必须整理他的思想,判断他是不是真的希望继续踢球或者退休,发现他是不是能够自由的选择他自己的命运,而不是成为命运的奴隶。

  

  在马拉多纳的人生低谷期间,真正的朋友站出来帮助了他

  天使与魔鬼一线之间

  揭开不为人知的马拉多纳

  本文编译自Jimmy Burns的著作《Hand of God:The Life of Maradona》,本书发表于2010年,仰卧撑2018年首发于懂球帝,仅供球迷交流与学习。

  巴蒂斯塔

  意大利

  马拉多纳

  那不勒斯

  弗兰基